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3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长顺非良善之辈!卓凌手里攥着纸条,心被这区区七个字刺的鲜血淋淋,再无欢爱的心情。

    “只怕是有心人在故意离间你和长顺的关系。”叶梅轻声安慰。

    “你随我去长顺住所走一遭吧。”卓凌的心里五味陈杂。

    二人整理好衣衫,悄悄去了长顺住处。已是深夜时分,除了几个值夜的太监,再无走动的人影,整个皇宫静悄悄的。

    来到长顺住处,卓凌摆手示意值夜的太监退下,自己和叶梅悄悄来到长顺卧榻旁边。

    陪着卓凌辛苦了这些日子,长顺确实累了,加之白天腹痛的折磨,此刻酣睡正香。

    卓凌俯身,她想仔仔细细看看一眼长顺。这一俯身却瞧见长顺怀里紧紧抱着一物,再仔细一瞧,才发现是母后生前常用的如意玉枕。卓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母后贴身之物岂能容长顺亵渎?

    “大胆奴才!难道你不知自己的身份,竟然垂涎母后美色?!”卓凌大声怒斥。长顺被惊醒,睁开朦朦胧胧的双眼,一脸迷惑的看着卓凌,待他看到怀里的如意玉枕时,吓得慌张起身,只穿着亵衣跪倒在地。

    “皇上,老奴……老奴……”还有什么可辩解的呢,年少时,他便爱慕未出阁的文淑皇后,却求而不得。再多的解释也换不回卓凌多年无条件的信任。当初文淑皇后仙逝,长顺出于私心,借助职务之便,偷了这如意玉枕在身边,夜深人静的时候聊以安慰当年的情思。夜长梦多,再如何小心翼翼,最终还是被卓凌逮了个正着。

    卓凌抬脚便向长顺的胸口踢去:“朕的母后,可是大周朝母仪天下的女子,岂容你一介阉人这般玷污!”母后冰雪一样的人,她的贴身之物却被一个太监拥在怀里熟睡,即便这个太监是卓凌视为父兄的长顺,也是万死难解卓凌心头之恨。在她心里,父皇和母后才是真正的璧人一对,其他的人,哪怕只是仰慕母后的容貌,也是对母后的亵渎!

    叶梅扑过去想阻止卓凌,却晚了一步,卓凌一脚结结实实的踢在长顺胸口。

    长顺应声倒地,嘴角挂着几丝鲜血。

    “你给朕一个解释,你解释啊!”卓凌声嘶力竭的吼叫着,怒气化作点点泪水,从脸颊缓缓流下,“你解释啊,你说啊,是奸人离间你和朕的关系,所以特意将这玉枕放在你怀里,你说啊!你说这玉枕跟你无关,你说啊……”

    长顺重新跪好:“皇上,是老奴的错,与他人无关……”

    卓凌抬手又扇了过来,叶梅一把挡住:“凌儿,或许此事不是你我看到的这样,请容长顺公公解释。”

    长顺黯然摇头:“皇上,老奴无话可说。”

    这一句“无话可说”再一次激起了卓凌的怒气。只见她气得后退几步,跌坐在旁边的卧榻上大喘气。待呼吸稍微平缓了些,卓凌垂着头一副精疲力尽的模样,缓缓道:“长顺结党营私,自诩功高盖主,收大理寺看押审讯,必审出其同党余孽!”

    为了母后的清名,卓凌只好说出这些罪名来,隐约间她仿佛听见绝尘方丈当日的声音——长顺脸生反骨,日后若与小施主因伤悲而起纠葛,还请念在他护住有功的情分上放他一马。绝尘方丈当日说这些话的时候,卓凌只是浅笑不语,在她心里,长顺是除了叶梅之外最信任的人,怎可反她?可是,世间因果早已注定,该来的还是来了。

    长顺无奈望天,有了这个罪名,他的死期也就不远了,谁叫他亵渎了已故文淑皇后的威严呢。

    大理寺卿梁俊接到卓凌的旨意,因案犯是荣宠一时的长顺,丝毫不敢怠慢,便亲自上堂审问。奈何长顺存了必死之心,死咬牙关就是不开口说话。梁俊无奈,只能暂时看押了长顺,择日再审。

    可梁俊手下的小官只道长顺失宠,若审明了长顺的罪行,可借此机会扶摇高升,便在狱中偷偷提审长顺,并严刑拷打,用尽了大周的所有刑具。任凭全身鲜血淋淋,长顺就是死咬牙关不开口。那小官无奈,只能狠狠地骂一句:“死硬骨头!”便无功散去了。

    没了长顺,因瞧着长顺的徒弟长乐聪明伶俐,卓凌便擢升了长乐贴身伺候。这长乐伶俐尚在其次,传言他是个书法模仿能手,无论谁的字迹,只要瞧上那么一眼,便能惟妙惟肖的临摹出旁人的字来。只是,再聪明伶俐的新人,总是需要时间才能意会主子举手投足的意思。

    长顺下狱两日之后,卓凌伏案疾书。义仓空虚,得想些法子充盈粮仓,以备不时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