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0章 来是一场魔幻现实主义大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庄严大气的结婚进行曲在酒店里响起,舒明心走过红毯,在众人的瞩目与祝福下,与他的新任丈夫宣誓、亲吻并交换戒指

    大概三个月前,她结束了工作,回到了水都,而发生的一切让她开始累了,开始想要有个家,于是她打算和陪伴自己多年的男友结她人生的第一次婚。

    很奇怪,还有点好笑,她人到中年,孩子都结婚生子了,这竟然只是她的第一场婚礼。

    “老妈,结婚快乐。”

    在盛大的筵席散开后,舒望独自去到了休息室,此时夜已深重,而舒明心则在一天的疲累应酬后躲在这里捏着酸痛的脚踝。

    “我爸他去哪儿呢?”舒望四处没见着新郎官,于是走上前亲自为舒明心按压起了肩膀:“既然他不在,那我就帮你揉揉吧,他吃醋了那可不要怪我哦。”

    “你叔叔招呼客人去了,”舒明心反手握住舒望的手:“别勉强自己,和以前一样叫叔叔就好了。”

    舒望手里的动作顿了顿,但很快就继续了下去:“可我想要一个爸爸啊。”

    “小望,”舒明心表情微怔,很快又复杂了起来,她忽然转过身,抬头仰望着站得笔直的舒望:“我想……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舒望努努嘴,拖了把椅子在舒明心身旁坐下:“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就秦宥嘛,可是他死不死真的和我没关系……”

    “小望听我说,”舒明心伸手将舒望的手攥在手心里:“是和你亲生父亲有关。”

    “我……我的亲生父亲?”舒望过了好一会才反应了过来:“哦,你说那个在怀孕时就抛弃你走掉的混球啊?”

    见舒明心神色凝重,开着玩笑的舒望也渐觉不妙,不由抽了口冷气:“等等,今天你对小沈同志好像……有些冷淡啊,难道……啊!我和他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不是。”

    舒望顿时松了口气:“那你随便说,我绝对可以接受。”

    舒明心略微小心地打量着舒望脸上的神情:“今天我看到电视上关于秦宥坠崖的报道,镜头扫过了他的未婚妻……“

    “等等!你是说蒋经兰?”舒望猛然反应过来,整个人如同被抽光了力气,忽然脸色就变得惨白:“我宁愿和沈景行是亲兄弟……”

    “她的父亲蒋立周就是你的亲生父亲。”

    蒋立周?舒望嘲讽地勾勾嘴唇:“那这还真是个坏消息啊。”

    舒明心拍拍他的肩膀安慰着:“但是也还有一个好消息——你和蒋经兰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什么意思?“舒望面露迷茫,身体却悄然直了起来。

    舒明心无奈地叹了口气:“在他一声不吭地走掉,去勾搭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之前,我们曾经吵过一架,我希望他去看医生,他却认为我这样伤了他的自尊。”

    舒望一头雾水:“什么病?我怎么越来越听不懂?”

    “其实在那不久前,他出了一场小车祸,虽然不致命,但是却很残忍。”舒明心闭上眼吸了口气,再次睁开眼时,她缓缓说出了蒋立周最隐秘的秘密:“他……失去了最重要的功能。”

    舒望立即明白了,他小声问:“但是,为什么要现在告诉我?都已经二十多年了,就这样让它成为一个秘密不是更好吗?”

    “我在担心你,小望。”舒明心握紧舒望的手,眼里竟带着一丝恳求:“不要相信他。”

    “我怎么可能相信蒋立周呢?打他都来不及。”舒望不满地嘟哝着,与此同时悬在嗓子口的一颗心也安放回了远处。

    “我说的不是他,”舒明心再次捏紧了舒望的手。

    她的声音低沉而又透着一丝凉意:

    “我说的是沈、景、行。”

    “还没睡呢?”舒望倚在门旁敲了敲门,正在床上看书的沈景行立即抬头看向他:“嗯,我还想再看看书。”

    “真的?”舒望挑挑眉,继而转过身背对着沈景行拨弄起书架上的书籍:“你觉得今天怎么样?”

    “很好。对了,小书睡了吗?”

    “嗯,早睡得跟猪一样了。”舒望略显敷衍地答道。

    为了不打扰到舒明心,他和秦因书住的是沈景行之前在水都的家。沈景行一人睡,他同秦因书就睡在隔壁的客卧。他到沈景行家来的次数本来就少,而进到沈景行的房间这还真是头一回。

    舒望又随意聊了几句直到视线落到一本厚厚的相册上,他顿时笑着从书架上抽了出来:“我可以看看吗?”他转身看向沈景行。

    沈景行淡淡一声“嗯”,表示同意。

    舒望拿着相册翻了几页,看着上面一脸笑得开心的小团子,随口说道:“真是男大十八变,小时候这么可爱,跟现在可一点也不像。”

    可是相册只翻到一半,后面便什么也没有了。

    “咦,这后面怎么没有了?”他回头望向床上的沈景行。

    “我只是不太爱照相了。”沈景行随口答道,摘下金丝边框眼镜,闭上眼捏了捏鼻梁。

    “哦,这样啊。”舒望挤上床靠在沈景行身上状似随口一提:“你看你都见着我妈了,我是不是也得去见见你爸你妈?你别想歪了,我可不是想要结婚什么的,只是我想要早点做好心理准备,如果他们……我就早点……”

    “早点和我分手?”

    舒望沉默了一会,只得答道:“……我只是有些累了,我不想谈一场没有结果的恋爱。”

    沈景行伸手揽住舒望的肩头:“那就不巧了。他们都是很好的人,所以你走不掉了。”

    “是么?”舒望倚在沈景行胸膛,想着不久前舒明心告诉他的秘密,眼神逐渐飘忽。不知过了多久,他换上一个笑容,从沈景行身上爬起,揉了揉有些乱糟糟的头发:“那先我过去了。”

    他指的的是隔壁秦因书睡觉的客房,虽然和沈景行在一起一段日子了,恩爱也秀了,可除了接吻,他们之间就没有更亲密的行为了。

    “晚安。”沈景行合上书,背对舒望侧身躺下。舒望走到门口,关上灯,在合上门前也轻轻道了一句:“晚安。”

    ——————我是分割线————

    也许是怕舒望等得心急,再回到风都的第三天,沈景行便带着他去见了自己的父母。

    沈景行的家坐落在风都边郊的一座小镇,这里风景秀美,人文淳朴。

    “小舒,小行以后就靠你照顾了。他有不好的地方,那你可多担待啊。”

    围着围裙的沈妈妈一脸和蔼地笑着,将一杯刚斟满的热茶放在了舒望面前。那清婉的模样不正属于相册里抱着沈景行盈盈一笑的女子。

    唯一可惜的是,沈妈妈苍老得似乎比同龄人更快一些,脸上的皱纹和发间的白发无不昭示着她是真正老了。

    舒望一开始还有些拘谨,但沈爸沈妈果然都是非常好的人,笑着同他拉了些家常,没有卯着劲将他生平八字都挖个清楚,反而很是尊重他的*,问了些基本的问题,便将话题扯回到了沈景行身上。

    “小舒,你觉得我家小行怎么样?打算什么时候领证啊?”只偶然附和沈妈妈几句的沈爸爸忽然抛出了这样一道惊雷。

    “啊?挺好的。嗯……结婚的话,还得再等等……其实,”舒望鼓足勇气说道:“其实我还是一个儿子……”

    “儿子?”沈妈妈和沈爸爸对视一眼,然后笑呵呵道:“儿子挺好的呀。你放心,小行绝对把他当自己亲生儿子对待,一定会好好对你们父子的。”

    已经做好接受暴风雨般质问的舒望不由愣了愣,接着也跟着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沈景行从厨房里拿了一盘水果出来,趁两老不注意时,凑到舒望耳边问:“怎么样?”

    舒望余光一瞥,看到沈爸沈妈没注意过来,立马露出了一副发现新大陆的欣喜表情:“你爸妈真好,比我想的开明多了。”

    说完,他又无不苦恼地问道:“我今天只带了礼品是不是还不够呀?要不要去厨房去打打下手,把我的形象塑造得好一点?”

    然而此时,沈妈妈已经带着沈爸爸往厨房走去了:“小舒,小行,今天吃了晚饭再走吧,我和你爸给你们做饭去了。”

    “我来帮忙!”舒望闻声“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别了别了,今天你就和小行好好呆着,尝尝阿姨和叔叔的手艺。”沈妈妈一口回绝,只留舒望心虚地看着站在身旁的沈景行:“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

    “没事。”沈景行在舒望身边坐下:“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做。”

    “什么事?”

    “你想做的任何事。”

    “那我可要好好想想了。”舒望认真思考了一分钟,凑上前捏住沈景行的下巴,看了看他的左脸,又看了看的左脸。

    “真的很奇怪……”舒望闭上眼:“我一闭上眼,你的脸就会浮现在我面前。”

    “可是为什么……”舒望松开手,睁开眼:“我还是觉得你那么陌生?”

    “你对我的事知道的七七八八,可我对你的了解只有凤毛麟角。沈景行,我百分之百确定我对你的不了解有百分之九十九。”

    舒望没忍住,一下就把心里话说了出来,虽然这话可能会伤到人。

    “那剩下的百分之一的呢?”沈景行反问道:“可就是这百分之一的了解让你和我在一起了,不是吗?”

    “……是。”

    “所以,我已经替你想好了。你今天要做的就是问出你所有想问的事,我会全部回答。”沈景行从背后拿出一份牛皮纸袋给舒望:“我已经准备好了。”

    “这是什么?”舒望好奇地从纸袋拿出那沓厚厚的a4纸。

    “关于我的一切,你想要的一切。”

    第一页纸上是最基本的信息,包括姓名、名字、年龄、身高、体重,不过最后的两项——两个不同状态的长度着实有些有些亮瞎舒望的双眼。

    他讪讪道:“你做事也太实诚了吧。”

    “谢谢。”

    他微笑道:“谢谢,我不是在夸你。“

    “谢谢,你喜欢就好。”

    “……”

    看了看这沓纸三指宽的厚度,舒望吸了口气,只能以一目十行的速度飞速浏览着。

    “你讨厌吃酸的?那昨天怎么还吃了我不吃的酸橘子……”

    舒望一抬头,沈景行正眼含笑意地看着他,他耳朵一红,只能继续下一个问题:“算了下一个,风都小学毕业……我再看看,人生第一个奖项,风都幼儿园春天杯歌唱比赛第一名,你唱的什么?”

    “歌唱祖国。”

    “那这个呢?全市小学生花仙子杯优秀奖是什么?”

    “捏橡皮泥比赛。”

    舒望笑着摸摸下巴:“嘿嘿,看不出你还挺多才多艺的嘛。”

    沈景行耸耸肩:“强制的,只要参赛就会有奖。”

    “那你捏的什么?”

    “鸡蛋。”

    “真棒……”

    “刷——”舒望翻过一页。

    “刷——”舒望再翻过一页。

    “刷——”舒望又翻过一页。

    连着几页,纸上只有密密麻麻的的各种奖项,小到“三十年来风都小学一年级全年获得小红花最多记录保持者”大到“第十八届国际麻将大赛冠军”。

    舒望不解地问:“为什么小学二年级、小学三年级、小学四年级……就没得到小红花奖呢?”

    沈景行淡定答道:“只有小学一年级发小红花。”

    “……哦。”舒望咳了两声,继续往下看:“等等,这个呢?十七岁初恋?”

    他一下就来了兴趣:“这初恋也来得太晚了吧。那人男的女的,长什么样?快跟我讲讲。”

    “男的,我喜欢他,但他不知道。”沈景行轻轻一笔带过。

    “还是暗恋啊……那后来呢?”

    “我搬家了……”

    “真惨……”舒望又偷偷看了沈景行一眼:“我问你啊,假如……你现在碰到他,你还会喜欢他吗?”

    “我只喜欢你。”沈景行只是看着他

    舒望低头翘起嘴角:“咱们继续……十八岁出国留学,二十三岁创办第一家公司……”

    沈景行拿过舒望手中的册子:“这个由我来讲吧。”

    “我国外读研究生时,和班上几个同学一起创办了一家公司,后来公司做大了,但我们产生了分歧,就分道扬镳了。不过好的是资源人脉还在,所以越做越大,并且开始在各种领域投资,我也是走了狗屎运,别人投资十个公司一个公司能赚钱就算不错了,我相反,投资十个公司九个能赚钱,所以各个领域也都有涉及,再加上我前年才回国,国内对我不怎么了解,所以那些小报才会乱写一气。”

    舒望欣慰地拍了拍沈景行的肩膀:“这还是我头一次听你说这么多话。”

    他又顺便问道:“对了,你明天出差就是去参加米斯特瑞峰会?”

    米斯特瑞峰会是一场汇聚本国各界顶级精英的经济促进交流会议,长达三天,近些年才兴起,不过只有真正的精英阶层才能参与,煤老板们就算交个几百万的会费也不能获得参与的资格,所以在看人看来,米斯特瑞峰会里随口的一句交谈都能使这个国家的掀起一波新的浪潮。

    “我最近进军国内的市场了,怎么了?”

    “没什么,随便问问。”舒望摇摇头,看见沈妈妈端着一盘醋溜土豆丝从厨房出来,立即一跃而起,跑去厨房帮忙。

    作为最后出厨房的一个人,舒望将手里的沉甸甸的一盆酸菜鱼递给沈景行后,看着满桌子的菜肴,满意地吸了吸空气中的香气。

    他觉得,这顿饭,一定特别好吃。

    ——————我是分割线——————

    第二天,舒望睡到日晒三竿才起床。

    一醒来,沈景行已经离开了,而秦因书也早早起床洗漱,此刻正坐在餐桌旁吃着自己的早餐——桌上摆着一笼蟹黄包、一笼虾饺、一笼烧麦和一锅艇仔粥。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