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4章 番外一&番外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番外一

    江城夏日绿意最浓时,沈溪和江衍举办了婚礼。伴娘是念兮和小树叉,伴郎则是秦晟和还在中国过gapyear的迈克尔。

    沈溪起了个大清早,任由化妆师梳妆打扮,直到穿上婚纱时,沈溪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就这样要成为江太太啦?

    依照江城的规矩,伴娘负责挡门,念兮比较文静,就坐在房间里陪沈溪,小树叉带着一群小姑娘在门外使出了浑身解数。

    第一关是体力活,小树叉还格外狠心,直接要求了99下俯卧撑。一般这种都是由伴郎代劳的,秦晟很自觉地趴下去做了9个,而后飞快地爬起来,推了推迈克尔,说:“剩下的90个是你的。”

    迈克尔同学虽然这几个月苦心孤诣地练习中文,但还是不太熟练,何况又是在这么热闹的场景下,于是一脸懵逼地问秦晟“what”,秦晟脸不红心不跳,闭着眼睛跟他瞎忽悠了一通,迈克尔一脸桑心地说,娶个中国姑娘实在太难了……

    好在小树叉实在看不下去秦晟如此欺负国外友人,外加江衍红包给的大方又丰厚,于是格外开恩,把要求降为了39个俯卧撑。

    屋外火热朝天,屋子里的念兮正忙着帮沈溪想藏鞋子的地方:“溪溪,这是你的房间,快说说哪里最难找到。”

    沈溪看了一圈,说:“唔我书架上有个《飘》的假书壳,你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把鞋子放进去。”

    念兮抬头,五颜六色的书架里果真有一本厚厚的《飘》,取出来一看,实际上是一个像小文件夹的东西,里面是一些信件和明信片,念兮把信件和明信片夹到旁边的一本书里,将沈溪的水晶鞋塞了进去,有点紧,不过放进去倒也不显眼。倒真是个藏东西的好地方。

    念兮笑了笑,说:“这下可真有的好找了。”

    沈溪有点紧张地揪了揪婚纱,正竖着耳朵听屋外的动静,哎呀呀,今天的小江会是什么模样呀,哪怕是日日朝夕相对的人,这时候也紧张得很。

    屋外的俯卧撑,已经吭哧吭哧地做完了。小树叉抛出了第二道题,要求新郎说一件追新娘过程中新娘不知道的丢人的事情。

    这道题其实是沈溪要求的。这么多年来,大部分时候丢人的好像总是她。

    江衍说,有一次在宿舍楼下等沈溪,夏天的黎明时分,两条腿被蚊子咬成了红豆冰棒,但是沈溪下楼时,为了风度硬是忍着没摸一下腿……

    沈溪点头,嗯,装帅加闷骚确实是小江的风格。

    结果,屋外嘘声一片,大家说:“太一般。这算啥。要更不符合他的形象一点。”

    江衍想了想,又说了一个故事,读高中时,他班上有个男孩子喜欢沈溪,有段时间每天骑车追在沈溪后头,还总是招惹沈溪。他和人偷偷打了一架,没赢,后来知道对方当时已经是跆拳道黑带。一怒之下,高中才突发奇想去学了跆拳道。

    跟在他身后的几个高中同学都有些了然地点点头,居然是因为这个原因……

    这个故事倒是有点看头,小树叉满意地点点头,问:“喂。难道你后来没有报复这个男生?”

    江衍的报复手段比较幼稚,黑带同学后来有一天问他一道数学题,他给了一个稀奇古怪非常繁复的解法,估计黑带要想三个月。

    秦晟突然就嗷了一声:“我了个擦,原来那个破解法你是故意的,因为是你告诉黑带的,我以为多精妙,研究了不知道多久……”

    一段公案到此了结,原来黑带果真没看懂,转头问了秦晟,秦晟觉得这个解法很雷人,但是因为是江衍说的,有他不可解之处,于是论证a论证b……

    江衍无比高深地瞥了秦晟一眼。秦晟乖乖闭嘴,呵呵哒,上个月工资还没发。

    沈溪的耳朵都快贴到门缝上了,摸了摸脸,说:“咦。原来以前还有人追过我啊?”

    她眼里好像一直都只有一个人。

    第三关,小树叉放了大招,让江衍唱一首情歌。这关肯定是不能伴郎代替了,沈溪摇了摇头,想,哎呀呀江衍不知道红包准备得够不够多。

    江衍这个人,在外人看来,向来比较清冷,让他配合着唱《甜蜜蜜》,画面着实有点美。小树叉已经笑嘻嘻地跟他要红包了。

    结果江衍垂着眸子,笑着说了一声:“好。”

    每个人都震惊了。

    沈溪回想了下,她好像除了小学音乐课,再也没听过江衍唱歌。

    没选大家都会选的《甜蜜蜜》也没选《月亮代表我的心》,江衍唱了一首英文歌:“you'betrue,can'ttakemyeyesoffyou……”他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算不上唱得好,却把一首大众情歌唱出了缠绵悱恻的腔调。

    深情款款。

    伴娘团交换了下眼神,嚷嚷道:“开门啦开门啦!”

    沈溪赶紧坐回自己的床上,有点慌,江衍他们进门时,沈溪手上还提着婚纱裙,紧张兮兮地铺好,试图露出一个委婉一些的微笑。结果,没伪装好,一下就笑出了声,贝齿洁白,梨涡浅浅。

    江衍也冲着她笑,他想象过很多沈溪穿婚纱的画面,但没想到她可以美到这个模样,简直就如同刚刚那首歌里唱的,“你美好得如此不真实,我的视线无法转移”。

    看他笑,沈溪就也跟着笑,空气里也带了幸福的味道。

    怕他们俩这么没完没了地对视下去,念兮只好轻咳了一声,提示道:“新郎要先找鞋子哦。”

    江衍挑了挑眉,环顾了一下四周,径直就走到了沈溪的书柜前,取下那本鼓鼓的《飘》。

    念兮不可思议地看了江衍一眼,问道:“溪溪,你们俩是不是作弊的!”

    小树叉也瞪大了眼睛:“我们在外面忙活了半天,进来以后你们一秒就找到了?!”

    这种速度要怎么填剧情!

    江衍低头笑了下,说:“沈溪从小有什么秘密都藏这里头。”

    沈溪红了红脸,呜呜,小江也太不给她面子了,也不装模作样多找一会儿。

    江衍想的却是,他想快点儿把他的溪溪娶回家。

    江衍把鞋子从“飘”里头拔了出来,一张粉色的信纸也随着飘了出来,是念兮刚刚不小心落在里头的。

    沈溪看到那张信纸,就小声“啊”了一声,道:“哎呀呀不要看。”

    江衍已经将信纸捡了起来,看到第一句,展颜轻笑。虽然是凑巧,可真是应景,那是十七岁的沈溪写的生日愿望:“虽然小江现在好像不是很喜欢我,但我希望十年以后,可以成为小江的新娘。”

    众目睽睽,大家都想看看那张纸上写着什么。罪魁祸首的念兮也不例外。江衍却将那信纸小心翼翼地折好,放进西裤口袋里。

    他握着那只水晶鞋,走到沈溪面前,单膝跪下,替她穿上鞋子。

    房间里有好几个人,但沈溪却觉得这个时刻静谧得出奇,她红着脸,低头可以看到他脸部清隽的线条,被窗外的阳光映得分外清晰而英俊,他穿西装的样子,格外笔挺,心脏就这么剧烈地跳动着。

    他的手指轻轻触到她的脚踝,是暖的。

    扣好鞋带,江衍抬眼,眸子里流露出一丝暖意:“十七岁的沈溪,对不起,十七岁的江衍还不太会表达喜欢。但是你的愿望,提前两年实现了。”

    沈溪的眼眶热热的,不用旁边的人提醒,很轻快地吻了他的额头。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